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

服務熱線:400-810-1996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實務

如何實現采購人主體責任與市場活動的“競合”

2019年12月20日 08:55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打印

  政府采購實踐多姿多彩,妙趣橫生,甚至不時冒出“奇葩”事件,透露出采購人、供應商、評審專家、財政部門等多方當事人的微妙關系。近期,就發生了一件讓人捧腹、卻又讓人深思的案子——供應商需滿足50項業績要求,才能得到5分滿分。 

  案情回顧 

  某地兒童營養包公開招標項目,采購人在招標文件中設置了業績加分,滿分5分,其明確指出,“201691日至今,投標人在營養包項目政府采購活動中每有一項業績得0.1分,得夠標準分為止。” 

  此項目在開標前招致投訴,當地財政部門接到投訴后也很為難,有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個問題有些爭議,也許他們是想鉆法律的空子,現在的疑點有兩個,一方面是指向唯一供應商,另一方面是排斥新企業,但感覺證據依據不是特別明確。而且該投訴屬于標前投訴,不好認定。” 

  聽到這樣的疑惑,記者便向幾位業內專家咨詢了相關意見,專家們不僅著眼于案件本身,還給出了進一步思考,即如何實現采購人主體責任和市場活動的目標雙贏。 

  案例探析 

  50項業績涉嫌構成歧視性排他性條款 

  50項業績,這么多!” 

  “采購人是不是傻了,要是想指定某一供應商,每個業績0.1分,也針對不到哪里去啊。” 

  “這標圍的。” 

  “采購人太任性了。” 

  ...... 

  聽說這一案件,許多業內人士都笑了。啼笑皆非的同時,“業績設置具有排他性”是眾多專家給出的觀點。 

  “我認為上述招標文件的業績要求是不合理的,可以從排他性歧視性的角度,指出招標文件的加分設置欠缺合理性。”深圳市公共資源交易工作委員會辦公室汪泳說。 

  貴州衛虹招標有限公司總經理李瑩進一步指出,在行業內,如果設置的業績要求(本案是業績數量),只有極少或個別供應商才能滿足并得到高分或滿分(這種情況少見,除非特殊行業),而且是有證據可查的,這很有可能是以其他不合理條件限制了其他供應商的參與,具體還要結合招標文件的業績要求。 

  記者就上述專家觀點同當地財政部門的工作人員進行了交流。在跟進項目時記者得知,財政部門已作出了投訴處理決定,認定采購人變相限制企業規模,限制新企業。處理理由為,招標文件限定了業績的時間,要求業績是2016年以來至今的,還限制在兒童營養包項目上,小型企業很難在這個時間段獲得這么多業績。“招標文件的規定看似沒有限制企業規模,但實際上,企業如果達不到一定的規模,是不能滿足招標文件提出的這個條件的。”該名工作人員解釋道。 

  此外,湖南省財政廳政府采購處調研員印鐵軍指出,兒童營養包項目是典型的需求標準統一的項目,應該采用最低評標價法。采購人設置業績要求,不論多少分,都已對供應商構成了歧視性待遇。 

  使采購人的正確訴求與采購的合法性達到有機統一 

  “別把采購人想得太壞。”采訪中,有專家指出,對于本案例,采購人可能只是想挑選出一家信得過、實力強的企業來供貨,畢竟兒童營養包項目關系著“舌尖上的安全”,只是采購人用錯了方法。 

  對此,有專家也表示,對于需求標準統一的貨物,以價格之外的因素來評審都有失公允,但是采購人對于業績、質量的訴求是合情合理的,應予以理解。 

  可見,在本案中,采購人是出于好心,那可能就弄巧成拙了。 

  據了解,業績判罰具有一定周期性、代表性,但不具有絕對性。目前,很多項目都不在招標文件中設置業績評審加分了。這主要是因為,業績分值設置很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二十條“以不合理的條件對供應商實施差別待遇或歧視待遇”的規定不沖突,同時,分值權重很難拿捏,達到多少分就有一定針對性或是被供應商投訴,較難說得清楚明白。 

  那么,此種情況下,又該如何使采購人的正確訴求與采購的合法性達到有機統一呢? 

  印鐵軍建議,以業績排名作為資格審查的根據(法律出處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二十三條),用質量檢測報告作為符合性審查的依據,從而解決采購人的擔憂和關切,最后由供應商報價來決定成交。這就是在滿足采購人實質需求的前提下,最低價成交的評審機制。 

  “把業績要求納入到資格審查中的做法有一定擇優性,值得嘗試,但同時也可能影響采購效率,采購人可根據項目具體情況適當選擇。”新華社辦公廳政府采購處李剛表示并介紹,政府采購法律法規體系雖然對資格預審有程序要求,但沒有明確設置資格預審的必要條件,而工程招標在這方面的監管則更為嚴格。 

  記者在平時的采訪中了解到,政府采購不只涉及滿足采購人自身履職需要的內容,也包括一些國計民生的重大項目,兒童營養包項目便是其中之一,其不僅有關餐桌上的安全,也關系祖國的未來。面對這樣的項目,采購人往往更謹慎,希望在滿足基本訴求的基礎上,與更“靠譜”的企業進行合作,但在招標文件中設置業績加分并不是最好的選擇。“采購人還是要結合項目的具體特點,選擇合法合規的采購方式,設置合情合理的采購需求,這樣才能對得起肩上的重任。”采訪中,此類觀點不絕于耳。 

  小編有話說 

  提到兒童營養包項目,小編不禁想到自2013年實施以來的“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改善項目”,其作為國家基本公共衛生項目和健康扶貧項目,近年來取得了積極進展,項目地區兒童營養狀況得到了明顯改善,對改善貧困地區嬰幼兒營養和健康,提高家長科學喂養水平具有重要意義。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曾專門下發《關于進一步做好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改善項目工作的通知》(國衛辦婦幼發〔201830號),文件指出,為貫徹落實《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和《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精神,進一步加強項目管理和招標采購工作,確保營養包質量安全和及時發放,要求各項目地區要高度重視,提高認識,強化項目管理;同時保障營養包質量,依法依規做好招標采購工作;依法依規處理質疑,加強樣品管理,加強履約驗收與合同管理。 

  由此可見,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改善項目將兒童的健康、祖國的未來、采購人的責任串聯起來,三者不可分割。但此種項目,也不得不面臨市場競爭。市場競爭具有盲目性,市場的缺位對采購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讓肩上的責任同市場的趨利性“有機結合”,又相互制衡,這不僅要求采購人有一份高尚的道德操守,更要求其熟悉政府采購相關法律法規,正確應用采購方式、設置采購要求。這是對采購人道德、職業操守的雙重考驗。 

  在落實采購人主體責任的大背景下,如何實現采購人責任與市場活動的競合是我們每一個政采人值得思考的問題。 

  (文字/楊文君) 

上海11选5_首页